湖北快3投注

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法院关于原告证据不足,遗嘱处理纠纷的看法

法院关于原告证据不足,遗嘱处理纠纷的看法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0-21
正文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纠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公司名称等均为化名,如有雷同,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将予以撤销。)
  一审经审理查明:张霍华与田广明乙共同生育田广明丙、田广明二人,田广明丙于2011年10月24日去世,田广明乙于2014年2月20日去世,田广明乙父母先于田广明乙去世多年。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生前与蔡某乙结婚并生育唐华,2002年7月4日,田广明丙与蔡某乙离婚。××××年××月××日,田广明丙与吴利民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吴利民与许强乙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年××月××日结婚,婚后于××××年××月××日生育一女名许强,后吴利民与许强乙于2002年12月4日经一审法院调解离婚,调解协议其中约定:许强由吴利民负责抚养,许强乙从2002年12月起每月给付抚养费500元,医疗费、教育费(国家公立学校)各负担50%(凭票据支付)。田广明丙与吴利民结婚后,许强和田广明丙、吴利民共同生活。一审审理中,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许强虽由吴利民直接抚养,但许强乙给付教育费、生活费,许强与被继承人没有长期在一起生活。
  2011年10月10日,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留有公证遗嘱一份,遗嘱主要内容为:“……一、属于我的个人财产有:1、位于重庆市南坪房屋一套,建筑面积共计壹佰叁拾玖点叁捌平方米;2、嘉年华轿车一辆,车牌号:渝A93xxx;3、长城基金两万股。二、再婚后我与吴利民的夫妻共同财产有:1、位于南坪××大道××房屋一套,面积肆拾陆点柒伍平方米;2、位于洋河中××商铺一套,建筑面积肆拾捌点肆玖平方米;3、持有工商银行汇添富优势基金;4、持有易方达科讯基金;5、途胜越野车壹辆。三、我去世后,上述财产中,位于重庆市南坪房屋由女儿唐华一人继承,其余财产由我的母亲张霍华一人继承,其他任何人不得继承和干涉。……”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在遗嘱上捺手印。重庆市公证处对该遗嘱出具的公证书载明:“兹证明田广明丙于二〇一一年十月十日在重庆市××区第一人民医院B区内4科60床,在本公证员和公证员胡晓的面前,在前面的遗嘱上捺指纹印,并表示知悉遗嘱的法律意义和法律后果。田广明丙的遗嘱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
  一审另查明: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科林路房屋一套,系吴利民前夫许强乙于2000年5月8日购买,同年6月18日交房;该房屋由许强乙按揭贷款180000元,贷款期限为2000年6月20日至2015年6月19日;2002年12月4日,吴利民与其前夫许强乙经一审法院调解离婚,离婚协议约定该房屋归吴利民所有,未约定房屋按揭款由谁负责偿还;2006年4月18日该房屋提前还清按揭贷款本息。本案在一审审理过程中,一审法院调取了该房屋××××年××月××日至2006年4月18日贷款偿还明细,显示该期间按揭贷款是以许强乙账户的名义进行偿还,还款金额共计30777.78元。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再婚后,吴利民以许强乙名义偿还该房屋按揭贷款,即使许强乙偿还了该按揭贷款也是许强乙的赠与,故该部分按揭贷款应作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继承。吴利民认为,贷款偿还明细表不能看出账户户主信息,缺乏关联性,事实上按揭贷款系许强乙偿还,是许强乙对吴利民个人的赠与,不是吴利民与田广明丙的共同财产,不属继承遗产范围。
  位于重庆经开区南坪房屋一套,该房系被继承田广明丙于2003年5月2日按揭购买,2005年2月18日办理产权证,该房屋登记在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名下。一审审理中,双方一致确认:该房屋购买总价为342410元,其中首付112410元,向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较场口支行抵押贷款230000元,2004年1月开始偿还银行按揭贷款,截止2004年7月偿还贷款10660.93元,婚后偿还贷款244490.23元,按揭贷款已于2006年6月30日全部还清,该房屋现在价值900000元。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婚后偿还贷款及利息作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财产,其中一半作为遗产由唐华按遗嘱全部继承;吴利民不同意按照遗嘱进行继承,认为应按法定继承处理,同时也不同意唐华、张霍华、田广明的遗产分割计算方式。
  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房屋一套,该房系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于2006年按揭购买,2009年8月26日取得产权证,该房屋登记在田广明丙、吴利民名下。一审审理中,双方一致确认:该房屋购买总价为190000元,其中首付57000元,按揭贷款133000元,2006年6月开始偿还按揭贷款。在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执字第983号田广明申请执行吴利民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一审法院于2014年6月25日以248000元司法拍卖了被执行人吴利民及其共有人田广明丙名下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房屋,其中的2604元作垫付的税款划给购买人朱传胜,其中的121869.98元划给抵押权人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其中的123526.02元划给申请人田广明。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该房屋扣除按揭贷款后的剩余价值,按遗嘱继承。吴利民认为该房屋为偿还共同债务已经执行完毕,不存在继承了。
  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洋河中路房屋一套,该房系全款购置,登记在田广明丙与吴利民名下。在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执字第983号田广明申请执行吴利民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一审法院委托重庆谛威资产评估房地产土地估价有限公司对上述房屋进行价格评估,评估价格为32万元,该房屋现在执行处置中。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该房屋的一半价值为遗产按遗嘱继承;吴利民不同意按遗嘱继承,且认为该房屋已进入法院执行程序,房屋价值以法院最终处置价格为准,处置价款应用于偿还被继承人债务,故不属于遗产继承范围。
  登记在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名下的渝A93xxx号嘉年华小型轿车一辆,该车于2003年6月10日在车管所登记。一审审理中,唐华、张霍华、田广明陈述该车系被继承人婚前财产,应按遗嘱由张霍华继承,因张霍华应继承的遗产份额全部归唐华,故应由唐华继承,但该车在被继承人去世后停在张霍华小区无人管理,该车已被小区物管拖走,标的物已经灭失,故该车不发生继承。吴利民认为,该车虽系被继承人婚前财产,但应按法定继承分割,该车由张霍华保管,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提出该车不存在,张霍华应在被继承人去世时该车价值范围内,承担被继承人相应债务。
  登记在吴利民名下的渝AQUxxx号轿车一辆,该车于2009年12月23日在车管所登记。该车购买价为170800元,因购买该车2009年12月24日吴利民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高科技支行签订个人借款合同,吴利民贷款119000元,贷款期限为三年,实际放款日与到期日以借据为准。每月应偿还按揭贷款3559.05元。在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执字第983号田广明申请执行吴利民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该车已作价85600元抵偿给田广明。一审审理中,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该车在法院执行价格的一半应作为被继承人遗产,并按遗嘱继承。吴利民认为因该车已偿还吴利民与被继承人共同债务,故不同意按照遗嘱继承,吴利民同时认为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死亡后吴利民偿还该车按揭贷款共计49826.7元。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可该车的按揭贷款系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债务,但吴利民无证据证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死亡后其偿还该车的按揭贷款数额。
  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存款(户名:吴利民,账号:55×××xx)截止到2011年10月23日余款为38246.32元。一审审理中,唐华、张霍华、田广明陈述,该存款虽因吴利民个人债务被法院执行完毕,但存款应属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共同财产,应按法定继承分割。吴利民陈述,该存款因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债务被法院执行完毕,故不再发生继承。
  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号:40×××xx)截止到2012年3月31日余款为1269.69元,一审审理中,双方均认可该存款1269.69元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财产。中国工商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户:31×××xx)截止到2012年3月21日余款为197.84元,一审审理中,双方均认可该存款197.84元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财产。中国工商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户:62×××xx)截止到2011年12月31日余款102274.22元,双方确认张霍华已取走该存款99900元,一审审理中,双方均认可该存款102274.22元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财产。中国建设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户:37×××xx)截止到2013年8月9日余款为81290.07元;一审审理中,双方一致确认:张霍华于2011年11月10日、2011年12月22日分别从该账户支取8800元、4350元,故该账户存款总额为94440.07元,其中80879.46元为抚恤金,余款13560.61元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财产。中国建设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户:37×××xx)截止到2012年3月31日余款为793.89元;一审审理中,双方一致确认:张霍华于2011年11月10日、2011年12月22日分别从该账户支取1400元、47400元,故该账户存款总额49593.89元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财产。一审审理中,双方一致确认: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去世时在重庆市××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期间的医疗账户上尚有余额49746元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夫妻共同财产,该款由张霍华领取。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上述存款及抚恤金均应按法定继承处理;吴利民对上述存款按法定继承处理无异议,但认为抚恤金不属于被继承人个人财产也不属于遗产范围,抚恤金应由吴利民取得。一审审理中,吴利民不同意参照继承原则对抚恤金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一审另查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于2001年12月7日认购的华夏成长基金(基金代码:00001),截止到2013年8月9日,该基金可用余额为84263.23元。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被继承人田广明丙于2002年7月4日和前妻蔡某乙离婚,故该基金应有一半的份额属蔡某乙所有,剩余基金作为遗产按遗嘱继承,遗嘱中的长城基金系笔误,实际应为华夏成长基金。吴利民认为,蔡某乙不应享有该基金的份额,即便享有也只享有原始投资资金的份额,故对该基金应按法定继承处理。被继承人田广明丙于2008年2月5日认购的汇添富优势精选基金(基金代码:519008),截止到2013年8月9日该基金市值11860.46元。被继承人田广明丙于2008年1月7日认购的易方达科讯基金(基金代码:110029),截止到2013年8月9日该基金市值8513.06元。
  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去世后,吴利民办理了丧葬事宜。一审审理中,吴利民举示了重庆市安灵殡葬服务协议书、重庆市殡葬费用专用收据以及收据复印件各一张,证明吴利民办理丧葬事宜支出86000元,该费用应从吴利民与被继承人共同财产中优先支出;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上述证据均系复印件,真实性无法确认,只认可28000元的殡葬费用,该费用系吴利民自愿承担的。
  一审再查明:2011年5月10日,吴利民作为借款人(乙方),重庆康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作为保证人(丙方),江北恒丰村镇银行作为贷款人(甲方),三方签订了个人借款合同。合同其中约定,由吴利民贷款800000元,贷款期限为2011年5月10日起至2012年5月9日止;乙方承诺本人所贷款项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经甲、乙双方同意采用由乙方不可撤销地授权甲方按照贷款实际用途进行贷款资金第三方支付:支付对象为北京金源耀业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驻重庆办事处,支付金额为800000元。后吴利民乙作为抵押人(甲方)以重庆市江北区兴隆路18-6号6-1号房屋与作为抵押权人(乙方)的重庆江北恒丰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重庆市房地产抵押合同,吴利民乙对吴利民800000元贷款进行了抵押担保;吴利民、田广明丙作为抵押人(甲方)以重庆市江北区洋河中路42号负1号4-50号房屋与作为抵押权人(乙方)的重庆江北恒丰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重庆市房地产抵押合同,对吴利民800000元贷款进行了抵押担保。吴利民陈述,该800000元贷款已有吴利民乙替其偿还,故吴利民乙现为该800000元贷款的债权人。唐华、张霍华、田广明陈述,吴利民与江北恒丰村镇银行签订的个人借款合同是否履行不清楚,吴利民未提供证据证明。即使存在吴利民贷款800000元的事实,但该款已经还清,债务已经消灭,不应在本案中处理。
  重庆康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于2009年10月21日注册成立,吴利民系法定代表人。2010年12月8日,重庆康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召开股东会,股东会决议股东彭浪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40%共400000元的股权出资转让给吴利民,转让后吴利民占公司90%股份,吴利民乙占10%股份。现吴利民认为,该股权转让款400000元未支付给彭浪,该债务属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共同债务。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对该债务的真实性及彭浪身份真实性不认可,债权人可另案主张权利。
  一审审理中,吴利民举示了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初字第02752号民事判决书、执行通知书、执行裁定书,拟证明吴利民在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向田广明借款400000元,该借款用于重庆康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经营流动资金,故该借款及对应的利息、执行费均为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债务。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借款为吴利民个人债务。
  一审审理中,吴利民举示了吴利民与王显贵于2011年9月20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一份及吴利民与王显贵于2011年11月16日签订的重庆市房地产抵押合同一份,拟证明吴利民于2008年陆续向王显贵借款500000元用于开办重庆康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出资,王显贵通过现金方式支付了该笔借款,该借款及利息属于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债务。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均不予认可,认为双方只有补充协议而无原始的借款协议,且协议在被继承人生前签订,被继承人对此未进行确认,系虚假债务。
  一审审理中,唐华、张霍华、田广明陈述,以吴利民名义入股的重庆康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90%股份继承问题不在本案中解决,吴利民对此无异议。
  一审审理中,吴利民陈述,张霍华保管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存款产生的利息也应予以分割。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对此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综合唐华、张霍华、田广明的起诉请求、理由和吴利民的答辩意见,并结合本案相关证据和事实,本案的争议焦点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本案遗嘱效力如何认定;二、许强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是否形成继承法意义上的扶养关系;三、继承财产的认定及债务的处理。
  一、本案遗嘱效力如何认定
  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数人继承,公证遗嘱由遗嘱人经公证机关办理。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但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本案中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所立遗嘱经过公证机关公证,吴利民虽抗辩该公证遗嘱不是被继承人真实意思表示,但仅仅系吴利民猜测,吴利民并未提供足以推翻公证遗嘱的相反证据,故对吴利民该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二、许强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是否形成继承法意义上的扶养关系
  本案中,许强的生母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结婚时,许强尚未年满九岁,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由于许强由吴利民直接抚养,并且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结婚后,许强一直跟随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共同生活直至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去世,故可以认定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有抚养教育许强的事实存在,许强与被继承人之间形成了有扶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关系。继承开始后,遗产由第一顺序继承人也即配偶、子女、父母继承,子女不仅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还包括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而父母不仅包括生父母、养父母还包括有扶养关系的继父母。许强与被继承人之间形成了有扶养关系的继父女关系,故在继承开始后许强有权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
  三、继承财产的认定及债务的处理
  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数人继承,本案中,被继承人留有遗嘱故对被继承人在遗嘱中处分的自己财产按遗嘱执行,遗嘱未涉及的财产按法定继承处理,但如果被继承人在遗嘱中处分了他人财产,则该部分无效。法定继承遗产由第一顺序继承人也即配偶、子女、父母继承,在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没有表示放弃继承并于遗产分割前死亡的,其继承遗产的权利转移给他的合法继承人。本案中,田广明乙系被继承人之父系第一顺位继承人,但田广明乙在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死亡后遗产分割前去世,故田广明乙继承遗产的权利转移给他的合法继承人即田广明、张霍华享有。故本案中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分别为被继承人之女唐华、被继承人之母张霍华、被继承人之父的转继承人田广明、张霍华、被继承人之妻吴利民、被继承人之继子女许强。对继承财产的认定及债务的处理分别评述如下:
  1、债务。对于吴利民陈述的其向江北恒丰村镇银行贷款800000元,后该贷款由吴利民乙替其偿还,吴利民乙现为该800000元贷款的债权人的问题,因涉及到案外人吴利民乙的利益,不予处理,相关权利人可另案主张权利。对于吴利民陈述的其欠彭浪400000元股权转让款的问题,因涉及到案外人彭浪的利益,不予处理,相关权利人可另案主张权利。对于吴利民陈述的其欠王显贵500000元的债务问题,因涉及到案外人王显贵的利益,且吴利民只举示其与王显贵签订的补充协议,未举示其他证据证明该借款王显贵已经实际支付给吴利民,故不予处理,相关权利人可另案主张权利。
  对于吴利民向田广明借款400000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且债权人知道该约定的除外。本案中,吴利民向田广明借款400000元发生在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业经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初字第02752号民事判决书予以确认,吴利民与田广明并未明确约定该债务为吴利民的个人债务且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也未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故该债务可以认定为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债务。故对该夫妻共同债务应先由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偿还。
  2、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科林路房屋一套。经查,该房屋系吴利民前夫许强乙于2000年5月8日购买,吴利民与其前夫许强乙于2002年12月4日经一审法院调解离婚时,离婚协议约定了该房屋归吴利民所有,而田广明丙与吴利民于××××年××月××日结婚,故该房屋应为吴利民的个人财产,不属于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财产,因此也不属于遗产的范围,依法不发生继承。对于该房屋在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结婚后所偿还的银行按揭贷款的问题,经查,该房屋按揭贷款自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结婚时至2006年4月18日贷款偿还完毕。一审认为,该期间的贷款均虽以许强乙账户的名义进行偿还,但因房屋系吴利民个人所有,故该房屋在吴利民与被继承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偿还的按揭贷款可以认定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财产。一审审理中,双方未能就该房屋价值达成一致意见,双方也均未申请对该房屋价值进行评估,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认为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婚后对该房屋的共同还贷部分系夫妻共同财产请求予以分割,理由正当应予支持。经查,吴利民与田广明丙婚后对该房屋的还贷金额共计30777.78元,故15388.89元为田广明丙遗产,因遗嘱未对此财产进行处理,故该项遗产应按法定继承分配由吴利民支付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法定继承人。
  3、位于重庆经开区南坪房屋一套。一审法院认为,夫妻一方婚前购买不动产,以个人财产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贷款,不动产登记在首付款支付方名下,可以认定为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婚后夫妻共同财产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的财产增值部分则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经查,该房系被继承田广明丙于2003年5月2日按揭购买,2004年1月开始偿还银行按揭贷款,2005年2月18日办理产权证登记在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名下,因此该房屋可以认定为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个人财产。因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留有的公证遗嘱明确注明了该房屋由唐华继承,故该房屋由唐华继承取得所有权。结合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婚后共同还贷的情况、共同还贷部分占房款的比例、房屋的现价值等,酌情认定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为598680元。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为被继承人的遗产。因遗嘱明确该房屋由唐华继承,故应由唐华支付给吴利民299340元。
  4、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房屋一套。经查,该房系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按揭购买,在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执字第983号田广明申请执行吴利民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一审法院于2014年6月25日以248000元司法拍卖了该套房屋,其中的2604元作垫付的税款划给购买人朱传胜,其中的121869.98元划给抵押权人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余款123526.02元划给申请人田广明。一审法院认为,该房屋系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财产,已经用于清偿所欠田广明的400000元夫妻共同债务,房屋已经处置完毕不再发生继承。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十二条规定的债务清偿原则,应先由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清偿债务,不足清偿时,剩余债务由遗嘱继承范围内的遗产予以清偿。本案中,既有遗嘱继承范围的遗产又有法定继承范围的遗产,且遗嘱亦明确了该房屋属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部分由张霍华继承,现该房屋已经清偿债务,故应由张霍华遗嘱继承的63065.01元【(123526.02元+2604元)÷2】,在处理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分配时应予以补足。
  5、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房屋一套。经查,该房系全款购置,登记在田广明丙与吴利民名下。在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执字第983号田广明申请执行吴利民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一审法院以210000元司法拍卖了该套房屋,并将210000元划给申请人田广明。一审法院认为,该房屋系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财产,已经用于清偿所欠田广明的400000元夫妻共同债务,房屋已经处置完毕不再发生继承。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十二条规定的债务清偿原则,应先由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清偿债务,不足清偿时,剩余债务由遗嘱继承范围内的遗产予以清偿。本案中,既有遗嘱继承范围的遗产又有法定继承范围的遗产,且遗嘱亦明确了该房屋属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部分由张霍华继承,现该房屋已经清偿债务,故应由张霍华遗嘱继承的105000元(210000元÷2),在处理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分配时应予以补足。
  6、登记在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名下的渝A93xxx号嘉年华小型轿车一辆。该车系被继承人婚前购买系被继承人个人财产,因遗嘱明确由张霍华继承,而张霍华在一审庭审陈述其应继承的遗产份额全部归唐华,对此应予尊重,故该车应由唐华继承。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当庭陈述,该车已经不存在了,不再进行继承。一审法院认为,该车应由唐华继承,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表示不再继承该车,视为放弃自己权利,对此予以尊重。
  7、登记在吴利民名下的渝AQUxxx号途胜车一辆。经查,在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执字第983号田广明申请执行吴利民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该车已作价85600元抵偿给田广明。一审法院认为,该车系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财产,已经用于清偿所欠田广明的400000元夫妻共同债务,该车已经处置完毕不再发生继承。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十二条规定的债务清偿原则,应先由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清偿债务,不足清偿时,剩余债务由遗嘱继承范围内的遗产予以清偿。本案中,既有遗嘱继承范围的遗产又有法定继承范围的遗产,且遗嘱亦明确了该车辆属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部分由张霍华继承,现该车辆已经清偿债务,故应由张霍华遗嘱继承的42800元(85600元÷2),在处理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分配时应予以补足。吴利民虽认为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死亡后吴利民偿还该车按揭贷款共计49826.7元该款系吴利民与被继承人夫妻共同债务,但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该车系何时开始偿还按揭贷款以及被继承人死亡时剩余按揭贷款金额,故对该债务问题不予处理。
  8、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存款(户名:吴利民,账号:55×××xx)截止到2011年10月23日余款为38246.32元。经查,在一审法院(2012)九法民执字第983号田广明申请执行吴利民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该存款已清偿给田广明。一审法院认为,该存款系吴利民与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夫妻共同财产,已经用于清偿所欠田广明的400000元夫妻共同债务,该存款已经处置完毕不再发生继承。
  9、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银行及其他存款。经查,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在重庆农村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以及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去世时在重庆市××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期间的医疗账户余额,共计216642.25元(不包含抚恤金80879.46元)由张霍华保管,其中张霍华已经将上述款项取走211596元。因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银行及其他存款216642.25元系与吴利民的夫妻共同存款,故认定其中108321.125元为吴利民个人财产,其中108321.125元为被继承人田广明丙遗产。因遗嘱对上述款项未涉及,故应按法定继承予以处理,又因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房屋一套该房屋已经清偿债务,故应由张霍华遗嘱继承的63065.01元,在处理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分配时应予以补足以及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洋河中路房屋一套该房屋已经清偿债务,故应由张霍华遗嘱继承的105000元,在处理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分配时应予以补足以及登记在吴利民名下的渝AQUxxx号途胜车一辆,该车辆已经清偿债务,故应由张霍华遗嘱继承的42800元(85600元÷2),在处理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分配时应予以补足,综上在处理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分配时应予以补足张霍华金额为210865.01元,抵扣应法定继承的108321.125元后,该法定继承部分存款归张霍华所有且已经抵扣完毕不再发生继承,但还应再法定继承范围内补足张霍华102543.89元。对于吴利民提出的张霍华保管被继承人存款利息分割问题,由于吴利民未提供证据证明张霍华系恶意隐瞒、转移遗产,且张霍华对其保管存款的事实也予以认可,故张霍华保管存款并无不当,对吴利民该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10、抚恤金。经查,被继承人去世时留有抚恤金80879.46元。考虑到抚恤金系用于优抚、救济被继承人家属,并非被继承人死亡时所遗留的个人财产,因此不属于遗产。现吴利民不同意抚恤金参照遗产分配的原则在本案中一并处理,故对抚恤金不予处理,相关权利人可另案主张权利。
  11、基金。被继承人遗嘱明确,工商银行汇添富优势基金及易方达科讯基金由张霍华继承,因张霍华在一审庭审陈述其应继承的遗产份额全部归唐华,对此予以尊重,故工商银行汇添富优势基金及易方达科讯基金由唐华继承。对于华夏成长基金,遗嘱虽明确了长城基金的继承归属,但未明确华夏成长基金的继承归属,因长城基金明显不同于华夏成长基金,故对于唐华、张霍华、田广明陈述遗嘱中的长城基金即为华夏成长基金的意见不予采信,故对华夏成长基金应按法定继承予以处理。现双方对按84263.23元处理华夏成长基金遗产继承无异议,对此予以尊重。考虑到还应在法定继承范围内补足张霍华102543.89元,故抵扣后,该华夏成长基金归张霍华所有,但还应在法定继承范围内补足张霍华18280.66元。
  12、办理被继承人丧葬事宜所支出的费用。吴利民虽举示了重庆市安灵殡葬服务协议书、重庆市殡葬费用专用收据以及收据予以证明,但举示的证据均为复印件,且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对证据真实性有异议,故对上述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考虑到办理被继承人丧葬事宜所支出的费用,并非被继承人的个人债务,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对丧葬费用的金额也有异议,且丧葬费用负担与本案继承纠纷并非同一法律关系,故对此不予处理。
  13、重庆康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股份。一审庭审中,唐华、张霍华、田广明陈述,以吴利民名义入股的重庆康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90%股份继承问题不在本案中解决,吴利民对此无异议,对此予以尊重。
  综上,位于重庆经开区南坪西路房屋一套归唐华继承,由唐华支付吴利民299340元。登记在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名下的渝A93xxx号嘉年华小型轿车一辆,该车应由唐华继承,现唐华、张霍华、田广明一审当庭陈述,该车已经不存在了,故该车不在发生继承。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房屋一套、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洋河中路房屋一套、渝AQUxxx号北京现代小型轿车一辆,已经用于偿还吴利民所欠田广明的400000元的债务,故上述财产不再发生继承,但遗嘱亦明确了上述属被继承人田广明丙的部分由张霍华继承,现上述财产已经清偿债务,故本案处理法定继承范围内的遗产分配时共计应补足张霍华210865.01元。抵扣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在重庆农村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以及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去世时在重庆市××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期间的医疗账户余额共计108321.12元以及重庆市九龙坡区科林路房屋的因偿还按揭贷款产生的15388.89元遗产以及华夏成长基金之后,上述遗产均归张霍华所有,张霍华支付吴利民108321.13元,又因吴利民需支付重庆市九龙坡区房屋按揭贷款产生的15388.89元,抵扣后,张霍华支付吴利民92932.24元。张霍华一审庭审陈述,其应继承的财产均归唐华所有,对此予以尊重,故应由张霍华继承的财产归唐华所有。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九十四条第(二)项、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登记在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名下的位于重庆经开区房屋一套归原告唐华所有。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号:40×××xx),中国工商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户:31×××xx),中国工商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户:62×××xx),中国建设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户:37×××xx),中国建设银行存款(户名:田广明丙,账户:37×××xx)以及田广明丙去世时在重庆市××区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账户余额49746元归原告唐华所有;由原告张霍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被告吴利民92932.24元。三、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名下的汇添富优势精选基金(基金代码:519008),易方达科讯基金(基金代码:110029),华夏成长基金(基金代码:00001)归原告唐华所有。四、原告唐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被告吴利民财产补偿款299340元。五、驳回原告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1800元,由被告吴利民承担(此款原告唐华已预交,被告吴利民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给原告唐华)。”
  吴利民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并依法改判。主要理由:本案公证遗嘱中对遗产的处分内容不应采信,因为唐华等并无证据证明被继承人在立遗嘱时处于清醒状态,且遗嘱上只加盖了手印,而并无签名,无法判断被继承人是在何种情况下加盖的手印;被继承人田广明丙名下的位于重庆经开区南坪房屋一套以及田广明丙名下的汇添富优势精选基金(基金代码:519008),易方达科讯基金(基金代码:110029),华夏成长基金(基金代码:00001)已在另案中被执行完毕,不应再发生继承。
  唐华、张霍华、田广明答辩称:公证遗嘱是合法的,应当被采信;另案债务是虚假的,即使涉案房产、基金被执行完毕,也属对吴利民个人债务的执行,应该由吴利民按照遗嘱确定的份额对唐华等进行补足。
  二审诉讼,吴利民申请本院调取了涉案公证遗嘱档案材料,拟证明涉案公证书有错误,不应全部采信。对此唐华、张霍华、田广明质证称公证档案真实、合法、有效,应予采信。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唐华、张霍华、田广明在一审中举示被继承人田广明丙所立的遗嘱已经公证机关公证,吴利民质疑该遗嘱的真实性,但其举示的证据不足以否定该公证遗嘱的真实性、合法性,故该公证遗嘱应予采信。如果吴利民认为公证书有错误,可依法向出具该公证书的公证机构申请复查。至于吴利民上诉称案涉房屋及基金已在另案中被执行完毕,不应再发生继承的问题,但吴利民在本案诉讼中举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遗产已被处置完毕,即使已被处置,此对本案双方当事人的利益也无实质性的影响。因此,吴利民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800元,由上诉人吴利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分享到
北京Pk10技巧 北京Pk10技巧 北京Pk10技巧 北京Pk10技巧 北京Pk10技巧 湖北快三开奖记录